【摘要】:手足口病是由肠道病毒引起的传染病,好发于5岁以下婴幼儿,多数表现为手足臀部皮疹,疱疹性咽峡炎,预后较好,少数可伴发中枢神经系统并发症甚至死亡近年该病已在世界多个国家和地区发生了大规模流行,如日本[1]新加坡[2]越南[3]马来西亚[4]德国[5]以及我国的安徽[6]广东[7]辽宁[8]河南[9]等地大部分统计资料显示,重症及死亡病例以新型肠病毒71型(enterovirus71,EV71)的感染占主导地位,目前将其分为3个基因组(A,B,C),包含A1-A2B1-5和C1-5亚型[1,5,10-11]国内外针对EV71的致病性机体免疫机制药物筛选等投入了大量研究其中探索EV71进入易感细胞的途径是各项研究的基础近年认为,EV71是通过与受体结合进入细胞的,由于EV71的型别及实验所用细胞系不同,发现的特异性受体也有所不同,目前主要有清道夫受体B2(scavengerreceptorB2,SCARB2)P选择素糖蛋白配体-1(P-selectinglyco-proteinligand-1,PSGL-1)唾液酸聚糖(sialylatedglycans)硫酸乙酰肝素黏多糖(heparansulfategly-cosaminoglycan)[12-15]等
   而与中枢神经系统致病机制关系最为密切的是SCARB2和PSGL-1,本文就近年来这两种受体与EV71手足口病神经系统并发症的研究作一综述一手足口病神经系统损害机制手足口病中枢神经系统并发症主要有脑炎脑干脑炎急性迟缓性瘫痪神经源性肺水肿肺出血等脑干脑炎主要表现为肌阵挛共济失调眼球震颤等,肺水肿为继神经系统功能紊乱后出现伴有心动过速的呼吸困难泡沫痰及X线可见的双侧肺浸润影[16]其中脑干脑炎是神经系统损害的主要类型,脑干脑炎合并肺水肿死亡率高,有研究认为,肺水肿是由直接的脑干损伤和(或)细胞活素及趋化因子产生的系统炎症反应综合征所致肺血管通透性增加引起的[17]。
   
   【关键词】:EV71;手足口病:中枢神经系统;机制研究
   
   讨论
   临床实验发现,EV71感染者外周血单核细胞表面人白细胞抗原G(humanleukocyteantigen-G,HLA-G)百分率及可溶HLA-G(sHLA-G)测定值较正常人明显增高,HLA-G百分率sHLA-GIL-6IL-10水平肺水肿组比脑干脑炎组显著增高另外,低年龄组脑炎患儿(3岁以下)更易并发神经源性肺水肿,且白细胞和C-反应蛋白远高于无肺水肿脑干脑炎患儿[16](表1)已有大量客观证据表明重症EV71感染的病变与神经系统的相关性Wong等[18]对多例尸检发现炎症分布的区域具有明显亲神经性,主要在脊髓灰质脑干丘脑下部齿状核以及大脑的运动皮质层,脑实质的炎症反应有血管周袖套样改变噬神经细胞现象胶质结节等脑干脑炎核磁检查可见病变部位位于脑桥延髓小脑齿状核中脑丘脑下部,以脑桥和延髓的背侧多见[19]表1EV71脑干脑炎和神经源性肺水肿比较项目无并发症手足口病脑干脑炎神经源性肺水肿参考文献病例数体温中等热中等热高热[8]手足皮疹多数有皮疹减少[8]口腔疱疹半数有半数有增多[8]外周血WBC高高显著高[8,16]外周血CRP部分病例高较脑干脑炎组高[16]血浆HLA-G高显著高[16]血浆sHLA-G高显著高[16]血浆IL-6%稍高高[16]血浆IL-10M高显著高[16]体外细胞培养证实了EV71进入细胞后诱导凋亡,其过程是细胞色素c从线粒体流入细胞质后启动Caspase-9活化,线粒体活化途径及Caspase-9裂解是EV71诱导神经细胞凋亡的主要途径[20]细胞周期蛋白依赖性激酶5(cyclin-dependentkinase5,Cdk5)是大脑内各种神经毒性损害的信号感受器,SH-SY5Y细胞(人神经母细胞瘤细胞)受EV71感染后,Cdk5活性增强,染色可观察到大量凋亡细胞;应用Cdk5激酶抑制剂可显著抑制细胞凋亡,证明Cdk5在凋亡过程中起重要作用另外,EV71启动的神经细胞凋亡是通过Abl激酶诱导Cdk5-Y15磷酸化(Cdk5-pY15)实现的,Cdk5-Y15磷酸化可提高Cdk5的活性,EV71的感染可使Cdk5-pY15提高的同时增强Cdk5活性EV71诱导的Abl-Cdk5活化是神经细胞特有的,非神经细胞无此过程[21]有研究通过基因分析及SH-SY-5Y细胞体外实验发现EV71的VP1壳粒蛋白BC环在感染中起重要的作用,此区域氨基酸的改变与EV71的亲神经性密切相关[22]二清道夫受体B2SCARB2(又称LIMP-Ⅱ,CD36bLike2,LGP85)是CD36家族的成员,由478个氨基酸组成,属于Ⅲ型双跨膜糖蛋白,位于溶酶体膜和内涵体,广泛存在于各种不同的组织,编码溶酶体膜2型糖蛋白,参与膜运输和内涵体/溶酶体膜间隔的重组[23-25]SCARB2还是β葡萄糖脑苷脂酶(beta-glucocerebro-sidase,β-GC)的受体,参与β-GC从内质网到溶酶体的转运[26-27]由于SCARB2分布广泛,在神经细胞亦有表达,且EV71也在致死性感染患者的神经组织中检出[18,28],这使研究人员推测SCARB2与EV71可能存在相关性人横纹肌肉瘤细胞(rhabdomyosarcomacells,RD)对EV71高度易感,广泛用于EV71的培养和研究Yamayoshi等[12]用RD细胞的染色体DNA转染小鼠L929细胞,得到了两个单克隆细胞系:Ltr051和Ltr246,用EV71的SK-EV006型感染Ltr051Ltr246RDL929细胞,观察到病毒在Ltr051细胞的生长情况和在RD细胞中的相似,感染48h后Ltr051和RD细胞的病变较Ltr246严重,应用人微阵列分析及PCR技术,测定并扩增了Ltr051和Ltr246携带的人类部分基因,用EV71-GFP分别感染3种携带有人基因(SCARB2CCL2BCDIN3)质粒的L929细胞,发现只有携带SCARB2基因的L929细胞(L-SCARB2)对EV71高度易感为测试L-SCARB2细胞是否对其他种类EV71也易感,用EV71的3个基因组代表株BrCr(基因组A)Nago-ya(基因组B)和Isehara(基因组C)分别感染L-SCARB2,结果被染细胞和RD细胞一样发生了明显病变,从而推测SCARB2可能是多种甚至所有种类EV71的有效受体抗EV71实验发现,EV71感染L-SCARB2和RD细胞均可被SCARB2抗体抑制,抑制有效性L-SCARB2高于RD细胞,并且可溶的SCARB2-Fc与EV71的结合也可被SCARB2抗体抑制,抑制效应与剂量呈正相关由于SCARB2是唾液酸化糖蛋白,近年研究认为,细胞表面糖蛋白的唾液酸化作用能促进EV71与宿主细胞的结合,用唾液酸苷酶去除RD细胞和SK-N-SH细胞(人神经母细胞瘤细胞)表面唾液酸后,降低了唾液酸化作用,结果细胞中的SCARB2与EV71的结合降低[29]为测试SCARB2是否也是其他细胞感染EV71的受体,将人类细胞系如HeLa细胞HEp-2细胞等用于此研究,发现感染效
   转载请注明来源如需全文,请联系客服或扫下方二维码